2017名人堂|众大咖评点卢一萍 写就“一部救赎和大爱的作品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2 07:24

封面新闻记者张杰摄影报道

2017名人堂年度作家候选人之一:卢一萍

12月12日,2017名人堂年度盘点,启动“年度作家”、“年度诗人”、“年度图书”三大榜单评选。根据传播度、文坛口碑、文学专家评审团、广大读书人推荐、读者在线参与等综合型考量评判方法,打捞有价值有突破的文学写作者以及优秀作品,最终评选出2017年名人堂“年度作家”,“年度诗人”,“年度好书”。其中推出2017年名人堂之“年度作家”评选候选人,由中国作协副主席、作家、文学批评家李敬泽,四川省作协主席,作家阿来担任评审委员会主任, 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、作家、文学批评家邱华栋,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、文学批评家谢有顺,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、文学批评家白烨,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、出版人宋强担任“年度作家”之专业评审团,提名9位作家作为候选人。其中卢一萍,因其在2017年出版的最新长篇小说《白山》对军旅文学的突破,受到文坛瞩目,而成为2017年名人堂之年度作家9位候选人之一。

从左到右依次为裘山山、汪守德、卢一萍、阿来、梁平

12月30日晚,一场名为 “虚构的力量——卢一萍长篇小说《白山》首发分享会”在成都文轩BOOKS举行。著名作家阿来、著名作家裘山山、著名作家梁平,与专程从北京赶来的著名评论家,原解放军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局长汪守德 ,与卢一萍一起,在台上进行了一场文学交流。众人围绕卢一萍长篇小说《白山》,在梁平先生担任学术主持的巧妙穿针引线下,众人交流着高原与艺术、军旅与文学,创作与人生。台下则坐着众多喜爱文学的读者,众人在一股浓浓的文学氛围内,以一场美妙的精神之旅,度过2017年这珍贵的岁末夜晚。正如学术主持梁平先生所说,”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,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告别2017年,我觉得是一件雅致的事情,这也是卢一萍为我们提供的雅致,所以我们要特别的感谢卢一萍先生!”

卢一萍

70后作家卢一萍有20余年军旅生活经历,曾在帕米尔高原、喀什、乌鲁木齐等地工作、生活。1992年开始发表小说。其小说创作多以中国西北边疆地区和其故乡大巴山为背景,善于用先锋的写作手法表现宏大的主题。已出版有小说集《生存之一种》《天堂湾》等,长篇小说《激情王国》等,随笔集《世界屋脊之书》《不灭的书》,长篇纪实文学《八千湘女上天山》《天堑》等二十余部。作品曾获解放军文艺奖、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、天山文艺奖、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”工程奖等。

2017年,卢一萍的长篇小说《白山》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共41万字,由上部《尘土》、中部《风》、下部《光明》构成。这部小说是卢一萍27年军旅生活积累,用7年时间精雕细琢而成的一部长篇力作,创作历经七年,十易其稿完成。在这部小说中,作者把喀喇昆仑和阿里高原这列“白山”作为虚构文学的背景进行表达,具有浓郁的边疆气质和高原特色,被誉为“雪域边防线百科全书式小说”。与平时常见的军旅题材小说的不同。《白山》运用了寓言、魔幻的文学手法,对作者所思考的事物,反而具有更深刻的表达穿透力。对文学有深入观察的作家蒋蓝在读完《白山》后认为,这部小说直接吸取现实力量,与国内主流文学创作日益面临的小说同质化现象具有明显区别,“其所独具的审视与反思意义,使这部小说具备了强烈的辨识度,为当代小说创造了一个新境界。此外塑造难忘、复杂性格的人物既是卢一萍心目中好作品的第一尺度,也深刻反映了一个新锐作家渴望回溯经典、打通经典、回到伟大传统的努力。”

评论家汪守德:卢一萍的笔很尖锐但他内心很火热

因为《白山》,卢一萍进入了中国最重要作家群体这样一个行列

汪守德

著名评论家,原解放军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局长汪守德,曾为中国作家协会第六、七届全委会委员,第四、五、六届鲁迅文学奖和第七、八、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委。在分享会上,汪守德率先发言评论了卢一萍在《白山》中做出的文学恭喜。他首先提到分享会现场读者众多和对文学的热情,让他很感动,“今天这个场合是我没有想到的。成都有这样好的书店,有这样好的读者,一起来参加今天晚上《白山》这本书的首发式,来共同分享这样一部作品,就我个人来说感慨还是非常非常多的。这让我觉得成都是一座有文化的城市,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城市,是一个让人想来不想走的城市,是一个来了以后走不成的城市,是一个特别有魅力的城市,真的感觉非常好。”汪守德谈到《白山》作者卢一萍,“看《白山》这部作品之后,我对卢一萍说过一句话,我说他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作者。后来我又想把想法完善一下,用三句话来评论:第一句话《白山》是一部独一无二的作品。第二句话《白山》塑造了一个不朽的文学形象,就是凌五斗这个人。第三句话是,我认为,因为《白山》,卢一萍进入了中国最重要作家群体这样一个行列。我的判断是负责任的,不是乱说的,是从作品本身出发的。”

卢一萍在《白山》中的大胆笔触,也得到汪守德的肯定,“他写得非常大胆。说实在话,有些超过了我们过去对军旅生活的经验,超过了我们阅读文学的一些经验,挑战了我们对很多事物的判断。我是战战兢兢的往下读的,这里面写到了新疆的生活,写到了河北老家的生活,我个人觉得有着非常的‘挖心’的感觉。所以我刚才说这是一部独一无二的作品。塑造了一个不朽的形象。在座各位读者买了《白山》这本书,或者看了《白山》这本书,我相信一定会受到震撼,而且一定是会有收获的。”

汪守德还提到了,《白山》中具有相当高的严肃性和文学性,他“是以一种很严肃,很负责任的去写的,不像当下很多作品写得很滥,很庸俗的作品,我觉得这是一个严肃作家写的一个虐心的严肃文学作品。”

汪守德还提到其中的强批判精神,“他的这种批判是有力量的,是负责任的,是作为一个文学家,一个作者从他的立场出发来进行批判地,我觉得是对得起民族,对得起良心。而且,卢一萍并不仅仅是停留在批判性的一面,它同时一部救赎和大爱的作品。卢一萍心里面有一种对笔下人物的火热和热忱。他笔下以凌五斗,包括班长、排长、连长都会引起我们极大的同情,甚至是深刻的喜爱。我觉得在这一点上,卢一萍把握得很好,看起来他的笔很尖锐,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很火热,很温暖。”

小说家阿来:十来天身边都带着《白山》 “我非常愿意向大家推荐阅读”

阿来(左)和梁平(右)

阿来对卢一萍的这部长篇有很高的评价。参加此次分享会的他,非常肯定地说,自己非常愿意参加这样一个活动,向大家推荐一本叫《白山》的新书。其实这句话还有一个潜台词,就是说有些场合,我也有点身不由己。但今天我确实是非常愿意来。”阿来提到,这段时间他自己也在写小说,也在因为写小说搜集材料到处旅行,但是这十来天他身边都带着《白山》这本书,在机场,在公路上,晚上在旅馆里终于把这本书读完了。读完小说,阿来说,让他对卢一萍有了新的期待,”因为现在很多写小说的人,从二十多岁开始写,一路写到现在经常有强弩之末的感觉,对小说本身缺乏热情,只是说出于一种惯性我们还在写叫做小说的东西。讲讲故事,编织一些人物关系就算写小说了。来当一个人手艺变得熟练的时候,他的新小说能给我们带来什么?”

阿来也谈到他对《白山》这部小说的分析,“对人生的荒谬之处有深刻的反思,有质疑,有批判,但最后它有温暖,有怜悯。 《白山》不满足于只讲一个故事。我认为,小说一定是要在故事之外还给我们提供一点什么东西。这个“什么东西”我理解有两个方向,一个是意义上的。意义上说让我们思考一下这个社会,意义上说让我们思考一下人本身,人的命运,人性本身的东西。但是对于小说家来讲还有另外一个有意思的东西,就是小说的语言。《白山》是一部值得一读的书,卢一萍也成为我非常期待的作家。”

军旅作家裘山山:卢一萍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冒险我为他感到高兴

军旅作家裘山山与卢一萍是文坛上的至交好友,两人还曾经是在同一个办公室里的同事。在分享会上,裘山山也给卢一萍其人其文进行了高度的评价。“我可以算是卢一萍的娘家人。

在作家身份之外,卢一萍是一名优秀的边防军人。他在边防上待了很多年,而且是一线连队。他跟我讲过他的经历。有一年从院校毕业,到了机关,根本没有放下行李就一直往下走,走到天堂湾那个连队,就是一旦命令下来就毫不犹豫的去执行,在艰苦的地方生活和工作。他写《白山》,是有深厚的生活工作经历的。可以说,这部小说是他调动了几十年边关军旅生活积累。几年前他就跟我说,他在写这个小说,反复修改,反复推倒重来,很辛苦。我觉得,在这写《白山》过程中,卢一萍表现出他作为一名优秀作家的优秀特质:首先,沉得住气,不急于出版,埋头耕耘。第二,敢于冒险。很多作家写到一定程度,都会有求稳 ,不敢冒险的心理。包括我在内有时候也这样。但卢一萍却敢于尝试,冒险突破。冒险或许会失败,但是四平八稳却很难出彩。文学创作还是要大胆突破,敢于尝试。这方面我要向他学习 。”裘山山还提到,《白山》这部作品是军旅文学的一个突破。“他在其中塑造的人物是过去军旅文学中没有的。我认为,这是他一次成功的冒险。我特别为他感到高兴 。”

主角卢一萍: 《白山》就是我的文学自传

2017年,恰好是卢一萍从事文学活动30年,卢一萍曾说:“回顾过去30年,有乐趣,也有种种不确定,种种忐忑,让我感到幸运的是,一路走来,一直得到文坛师友的关爱和帮助。否则,我想,我是坚持不下来的。我是部队培养的作家,在部队27年,度过最美好的军旅青春时光。其中在帕米尔高原待了4年,还曾前往巴颜克拉山采访。以往种种,都沉淀在我心里。如果不将这些沉淀在内心的东西写出来,显然对不起那段青春岁月。”

卢一萍在为读者签名

卢一萍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,他从高中就开始办文学社,从小有一个梦想就是要成为一个作家,特别欣慰的是三十年了,四十年了这个梦想我还在坚持。“但是从内心来讲我对自己非常失望,我四十岁的时候我说过我这辈子要面对失败,为什么这么讲呢?因为我之前写了很多自己感觉很平庸的东西,一直找不到一个突破点。”曾经有一段时间,卢一萍发现自己陷入了写作瓶颈期,”一个小说家他和诗人有一点不太一样,诗人他可以看着天空的流云写作,但是小说家必须看到大地,你要看到大地上的万物,看到大地上的众生,所以当你真正看到大地,我们每天接触、行走的大地你对它不了解,也没有办法表达,所以1997—2007这十年时间我一直在积累素材。《白山》很大程度不是我刻意为之的作品,我作为一个军人,我在想,我对军队的爱该怎么表达?我可以通过文学的方式来表达的。《白山》正是卢一萍表达对军队爱的一部作品。对于这部凝结自己几十年军旅生涯的作品,卢一萍倾注了自己浓厚的感情,”《白山》这个作品从我内心来讲,就像我一个朋友讲的,它就是我的文学自传,它是代表的我自己以及我身边的战友。“

快下载封面新闻APP,参与“2017年度名人堂”评选活动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